尼洛替尼(达希纳)、尼洛替尼(nilotinib)相比格列卫(gleevec)费用节约在哪里?-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疗效
摘要

  为了更好地反应尼洛替尼( 尼洛替尼(达希纳) )一线医治慢粒(CML)对疾病管理费用的影响阶段,降低各种研究假设及输入变量对结果的潜在偏移影响及不确定性,本

  为了更好地反应尼洛替尼(nilotinib)(尼洛替尼达希纳)一线医治慢粒(CML)对疾病管理费用的影响阶段,降低各种研究假设及输入变量对结果的潜在偏移影响及不确定性,本研究针对以下四种情形变化进行了单要素敏感性分析。TFR的标准由M
尼洛替尼(达希纳)、尼洛替尼(nilotinib)相比格列卫(gleevec)费用节约在哪里?-
R4.5 变为MR4.0;同时考虑格列卫(gleevec)一线医治CML可能获得TFR;对照组采用:一线医治使用格列卫(gleevec),二线医治使用尼洛替尼(nilotinib);采用5年研究期限。

  经过模型预测分析,1000名新诊疗断定CML患病者在10年后,尼洛替尼(nilotinib)组有295名仍在一线医治,215名在 一线TFR程度,格列卫(gleevec)组有338名在一线医治,尼洛替尼(nilotinib)组的移植病例及去世病例均少于伊马替尼(imatinib)组。基本情景下的CML疾病医治费用结果显示,尼洛替尼(nilotinib)组各年医治费用始终低于格列卫(gleevec)组,尼洛替尼(nilotinib)组每位患病者年平均医治费用为69,889元,低于格列卫(gleevec)组的82,057元,尼洛替尼(nilotinib)作为CML一线医治方案,相比于格列卫(gleevec),每位患病者能够节约14.83% 疾病医治费用。

  尼洛替尼(nilotinib)组相比于格列卫(gleevec)组,其费用节约主要来自于两个要素:(1)因为尼洛替尼(nilotinib)一线医治CML有一定比例患病者在一定时间内能够实现TFR,而在TFR状态下的患病者节约了TKI的药物费用和药品相关不良反应费用;(2)因为尼洛替尼(nilotinib)一线医治的CML患病者总体上能够延缓进入二线医治,而二线药物费用较一线医治更高。

  敬请保留本站客服微信,以备不时之需。  肿瘤  /

药道网—药到病除,助力生命。汇聚全球药品资讯:哪里买印度修美乐

  • 微信咨询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WhatsApp 沟通
  • 手机扫一扫二维码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